中国文明网(毕节站)首页 > 道德模范

七星关区优秀老支书:“有脚阳春”显情怀

发布时间:2018-01-08   来源:七星关区文明办   
选择文字大小  
  

  

张士湘近照

    沿着弯曲的水泥小道往深处走,一座红白相间、砖木混搭的院落映入眼帘:园子被苞谷秆扎成的栅栏围着,墙壁上挂着大簸箕……张仕湘和妻子的影子透过窗子印出来,他戴着毛绒绒的雪帽,她穿着红色棉袄。

  今年75岁的张仕湘,身份一再转换:从农民到村党支部书记再到农民;形象一层不变:个头不高,长相憨厚,穿着朴素。

  有人说七星关区亮岩镇飞轮村窝拖组的张仕湘“傻”,不当木匠当支书,待遇低,责任大,当了15年“村官”,好处没捞着,“亏”却吃了不少……然而,就因为一次次的“吃亏”,让称赞成为群众谈论老支书时的“表情包”。

  从月收入50元到15元 :“再累都要干”

  40年前,飞轮村还是一个仅有几百人的小村落。

  当时的公社党委书记聂少政找到张仕湘,请他出任飞轮大队党支部书记。

  “书记,这个支书我当不了啊。”大队支书每月工资只有15元与迫切需要改变家境的落差太大,最起码靠着木工手艺有机会打“翻身仗”,张仕湘一口回绝。

  1976年,张仕湘跟着退伍回来的弟弟到四川、云南一带寻求发展机遇。

  叙永、泸州、威信……一边看,一边走,张仕湘的视野逐渐变得开阔。他开始感叹便利交通给群众带来的好处、实处,倏地联想起家乡由于道路不通,村民只能将煤炭一背一箩扛回家的场景。

  回乡后,张仕湘的脑海里出现了两个世界:一个在省外,交通便利,发展迅速,繁华;一个在村里,交通闭塞,发展迟缓,寂寥。

  就在这时,没有放弃劝说的聂少政拜托村民张思刚当说客。

  “当支书,能干啥?”

  “带头修路、建学校。”

  “行,既然有事做,那我就当。”

  ……

  一件件可以改变村子现状的实事,让张仕湘这位淳朴的农村汉子当场拍板:当。

  一个“当”字,让张仕湘割舍了很多——木工手艺、每月50元收入、闲散自由的个人时间;也收获了很多——村庄改变、学校修建、村民信任。

  爱走村串户的张仕湘,心中装着一张“民情图”:谁家多少人,哪家有病号,谁的困难多,他了如指掌。他也是一个“热心肠”:拿出500多元钱购买新电线、新电杆,筹集近6万元资金修桥。

  “虽然支书难当,但我当时暗下决心再累都要干!”一句话说完,张仕湘便将头转向坐在一旁的飞轮村主任张万民,打趣道:“你也吃到苦头了吧。”

  从民房到2层教学楼 :“为学生建新校”

  1977年,张仕湘承担起了在李家湾组修建飞轮小学的重任——白天,他和同事上山伐木,原木烘干后便用于修建学校;晚上,他在工地搭一个临时窝棚,看守工地,让民工安心休息。

  数月后,学校的基础工程完工,新的问题随之而来:没有玻璃装窗户。

  “听说三里田学校有2箱玻璃的指标,老师们不知道该去哪里拉玻璃?”正在张仕湘一筹莫展时,飞轮小学教师李朝康说。

  这个消息瞬间融化了张仕湘脸上的愁容,他立即赶往三里田学校。

  “嘿嘿……我们学校一直没有玻璃装窗子,听说你们学校有2箱玻璃指标,但找不到拉处,反正你们也用不完2箱玻璃,我帮你们把玻璃拉回来,你们分一箱给我们,成吗?”顿足了许久后,张仕湘说出思索了一路的话。

  “没问题,如果你将玻璃拉回来,一个学校一箱。”三里田学校的老师商量后欣然接受。

  玻璃有了着落,张仕湘更是从忧转喜。

  次日,他起了大早,跑到毕节县物资局拉回2箱玻璃。途径核桃村粮站时,他请拖拉车司机停了下来,司机满心疑惑:“这不是还没到飞轮村吗?”

  “你把一箱玻璃下下来,放在这里,我们一会儿回来拉,我们先去三里田。”张仕湘信守承诺,始终记着三里田学校的好,一心想着先把玻璃送给三里田学校。

  1年时间不到,2层砖木结构的学校修好了,他黑了、瘦了,却舒坦了、笑了:学生从民房搬进了新学校。

  从肩挑背扛到2分钱运1斤煤:“为村民修条路”

  转村子,似乎是每一个想干事、能干事、干好事的人的“通病”。

  当了支书后,张仕湘反反复复绕着村子走了好几遍,面对着一个绕不开的核心问题:路不通,菜卖出不去,货拉不进来,村民该如何发展?

  飞轮村急需修通一端连着外面世界、一端连着家门口的通村路,这样大家才有更好的活路。打通飞轮到关沟近3公里的路,张仕湘瞄准了最棘手的,也是最实在的工程。

  为修路,能想的办法,能调动的资源,张仕湘都用到了极致:资金,以大队名义贷款400元;土地,挨家挨户上门协调;劳力,设计一套“最公平”的出工方案。

  天一亮,张仕湘就带着工具,赶到现场挖土搬石,村民纷纷出工出力:一人,一铁钎,一天,一米,大家一点点,往前掘进。

  然而山石太多,紧靠一钎一钎地撬、一锤一锤地敲,很难修通这条路。村民无奈:“要把山石炸开才行啊!”

  没有爆破物资,山石无法炸开,就此放弃,张仕湘心有不甘。听说桥头村沙地组有一箱炸药配套放在乡政府,他便跑去借,成功背回了那箱炸药。

  “这么多年,我背了许多炸药,倒是没想过怕。”忆起当年修路的细节,张仕湘依旧记得很清楚——炸药放背篼,雷管揣腰包,双脚往前迈。

  那时,上太极村正在修从燕子口大转拐到阳光老神皇庙的路,且得到了交通局调拨的物资,乡党委研究后,同意借15箱炸药配套给飞轮村。大家鼓起干劲将路修到了该村金家湾和李家湾的交界处后,又没了炸药,前面未修的路段几乎都是石方,修路再次陷入僵局。

  “可以在剩下的路段修条水沟,这样就有了炸药物资。”张仕湘请飞轮小学教师张仕安写了一份水利报告,从毕节地区水电局得到了1767元的炸药配套。

  看着来之不易的炸药,张仕湘精打细算,一箱炸药分作两箱。当晚他带头搬了8箱炸药给窝拖队修沟,将剩下的炸药搬给了砖房队修路。

  一个星期后,沟通了,路也通了。

  公路修通当天,全村人喜笑颜开:煤炭运到家门口,运100斤2元钱。

  从1座桥到6座桥 :“为村民做得太少”

  飞轮村,一直都在上演一段段关于河、桥、人的故事。

  早年,飞轮村通往太极村的公路要从大关沟的河面上穿过,1986年由于资金问题,村民便用巨石把沟填平以便车辆行人通行。经过七、八年的山洪冲击,大部分填石被冲走,唯一通往村里的公路断了。

  “我觉得当村支书时,为村民做得太少。”1986年,刚从岗位上退下来的张仕湘动员全家积攒资金架桥,儿女们外出打工挣钱,他和妻子在家种地养猪筹钱。

  1991年8月,他拿出5年来积攒的4000多元血汗钱,把修桥承包出去。

  3个多月的时间里,他每天起早贪黑,义务陪同修桥,而他的妻子每天中午顶着烈日步行四、五里,将做好的饭菜送到工地。如今,这座长2米、宽6米、高5米的石拱桥仍然屹立在河上,成了村子对外联系的“动脉血管”。

  当时,飞轮村孩子们需到邻村太极小学读书,沿途要经过大关沟、小关沟两处河沟,可是每年夏、秋两季,山洪暴发,河墩被山洪淹没或冲走,小河变成了天堑。一座过河的桥,成了民怨的爆发点。

  1998年,张仕湘决定再修建一座人行桥——解决村民通行问题。同年9月,张仕湘投资1.4万元把大关沟、小关沟两处的人行桥承包出去,自己则在河坡上搭了一个帐篷,每天跟着干。

  历时2个月,2座长7米的桥终于架起,连通了3个村民组的公路,也连通了几百户村民的心。

  似乎,修桥会上瘾,紧接着第4座、第5座、第6座,9534元、9907元、16240元,张仕湘又修了3座桥。

  或许,任何不起眼的投入,乘以时间,都会变成只可感叹而不可亵玩的鸿沟;任何比天大的差距,除以时间,都会沦为一滴一滴足以把青蛙煮烂的温水。

  物转星移,岁月峥嵘,一个塑料袋装满了张仕湘干事的轨迹。袋中,一摞鲜艳的红十分惹眼,优秀共产党员、代表证……一共13本。

  直至如今,张仕湘“有脚阳春”这种情怀仍在发酵、在升腾、在传递。(邱 璐 陈 丽)


责任编辑:金楠
打印】【关闭】【收藏此文章

联系地址:毕节市行政办公中心9楼西0922 咨询电话:0857-8630030 咨询QQ:1509077332 邮编:551700
Copyright 毕节文明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毕节试验区网 黔ICP备 05000423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