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明网(毕节站)首页 > 文化毕节

探寻毕节牌坊的历史足迹

发布时间:2014-07-07   来源:乌蒙新报   
选择文字大小  
  

  

  牌坊是一种“门洞式”建筑,它产生于数千年前,是建筑艺术“门”的始祖。

  在社会发展初期,祖先们以氏族聚居形式居住,往往要修建一圈栅栏,而后,随着居住面积的扩大及生产工具的改进,人们开始分片区居住,把每个小区称为“坊”,坊有坊名,坊名又书于坊门,便于识别。小区内若有“嘉德懿行”,会被特旨旌表者将其事迹写于木牌,挂在坊门之上,后来,干脆就把这叙事之牌作为建筑部件用木或石嵌在门楣上,“牌坊”之名也由此而来。

  毕节明清时期牌坊甚多,说牌坊林立也不过分。可惜这些富含文物价值的建筑珍品不断消失于人们的视野中。

  早在明朝末年,毕节就有二十多座牌坊毁于动乱中。清代修建若干牌坊,乾隆年间董朱英建了二十座,皆毁圯。以后又复建复毁,到民国初年,尚存二十多座牌坊,但这二十多座牌坊却不断遭受厄运。

  抗战初期,为修建运送抗战物资的川滇公路,民国政府拆毁砂石路一品坊、罗糜氏坊。其后,民国政府以“十四寻亲”牌坊有碍市内交通,将其移至刘家祠堂前斜坡上,燕家凹糜氏二牌坊也毁于同一时期。

  解放后,在“一切给新建设让路”口号的影响下,有的牌坊莫名其妙地消失了。例如,文庙金声坊、玉震坊、礼门坊、义路坊至今不见下落,望城坡牌坊亦不见踪影。

  牌坊在“文革”中更是遭到前所未有的劫难。破“四旧”让人们忘记了祖先的勤劳和智慧,一座座浸透祖先血汗的牌坊被人们愚昧地抽倒和炸毁,2005年在五金公司原址基坑中出土几块牌坊构件,被当作废石运走,这真是中华民族文化史上的大悲剧!

  毕节现存坚立的牌坊是贞寿坊,原在双树路老路下,1996年移至天河公园。此坊正中横匾为“贞寿之门”四个大字,额枋注“皇清诰封淑人旌表期熙盖母邵氏百岁坊”。字板显示“盖都督尊母邵太淑人百一寿荣其光,尊祖母亦以一百一寿受奖天朝,姑妇继美”。

  “盖都督”即盖睿开,《毕节县志》(光绪志)载录其名,二中背后雁塔科举题名碑记有“钦点即用武进士盖睿开”字样;初授都司(四品),继升参将(三品)。清代典章规定,父辈祖辈因子孙做官政绩突出,可得到子孙级别相同的封赠,但不领薪不坐衙。女辈一品二品封夫人,三品封淑人,四品恭人,五品宜人,六品安人,七品八品孺人。盖睿开职臻三品,故其母、祖母也封“淑人”,额枋上遂有“诰封傅太淑人暨诰封邵淑人百岁建坊”的说明。傅太淑人是盖睿开的祖母,姑妇双寿一百零一,同赝茂典,实不多见。

  2001年,在市粮食局东面一心永酱油厂旧址挖出数十块牌坊构件,后运至人民公园保存。经清点,计有基座六块、枋板十块、立柱十一根。拱板八块、檐板一块、脊尾一块、龙凤板一块。

  2003年,流沧桥5座牌坊面世,两年后部分构件运抵公园保存;若干匾额、柱头、字板尚存原处,其中“七世衍祥”匾额启人心扉。经调查,此坊是毕节长春镇张氏何太恭人坊。

  张氏乃毕节望族,乾隆嘉庆年间,先后有五人考中进士,人称“祖孙五进士、叔侄三翰林”。首中进士张鹏九,任河南柘城县令;第二名张履元,任翰林院检讨;第三名张凤枝,翰林院编修、湖南衡州府知府;第四名张本枝,翰林,甘肃甘凉道台;第五名张名枝,国子监学政。一家有五人南宫高选,在省内只此一例,连进士最多的贵阳也才有一门四进士。

  由于张家声势显赫,张鹏九夫人九十寿辰时,总管内务府大臣加三级英和拜撰祝辞。赐进士及第、状元、翰林院修撰加二级王以衔拜书祝辞。翰林院编修6人、检讨2人、内阁中书11人,吏部员外郎、吏部主事、户部主事、内阁学士、侍讲学士、礼部郎中、刑部员外郎、刑部主事、国子监助教、学正、知县、候补知县60人同时具名。张氏修谱时,文华殿大学士张玉书亲为张氏谱书作序。张鹏九次子张履元曾主讲贵山书院,张鹏九长子张晋元所生张本枝被嘉庆皇帝委为奉帝旨嵩山代天行礼衔。张母何氏诰封太恭人,亲见七代人,故牌坊匾额书“七世衍祥”四字,喻七代人吉祥荣耀。

  五里坪葛糜氏坊在1963年拆修桥墩后保存较完整,据说只有一小截被石匠挪用打猪槽,葛糜氏坊又称“花牌坊”。《毕节县志》载:“葛锦阳妻糜氏,年二十守节,继子静远成举人,同治九年旌。”毕节葛氏可谓书香门第,始祖葛覃调北征南屯田镇雄、毕节,封承信校尉,世袭百户,晚年晋封镇国将军,世袭千户。葛锦阳系葛覃十九世孙,体弱多病早殇,糜氏为之守节,令人怆然。光绪丁未年(1907)葛覃二十世孙葛明远、二十一世孙葛亮维父子同时考中进士,并参加康有为发起的“公车上书”。葛亮维次子葛天回是贵州现代著名教育家。葛天回子葛真系贵州工学院教授、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得主,贵阳市人民政府为其颁发“教育世家”匾额。

  石板井糜杨氏坊炸倒后被挪用砌公房,几根柱头挪用砌路基。笔者前往调查见“圣旨” 牌一分为二用砌墙壁,“糜杨”二字虽缺尚可释读,螭吻屋脊雕刻精美而有气势,抱鼓石鼓面布满花纹,称“金刚腿”。柱头上端“秋雁含穗”别有情趣,梁枋间小拱柱雕成挽袍武将。《毕节县志》载:“县民糜宜修妻杨氏,年十九守节,抚侄鸿栩为嗣,道光二十九年旌。”盖糜氏乃毕节首富,人称“糜百万”,有“奢香开路,糜百万铺石”之说。纳雍万寿桥即“糜百万”捐资建造,灵峰寺捐资整修亦有糜百万的大名,其善事至今仍广为流传。

  五龙桥工校之侧有座刘单氏坊,造型别致书法秀美。柱头对联每个字都用六角形边框圈围,前面阳刻,后面阴刻,欧体书韵,堪作字帖,有较高书法价值。牛厩墙头整齐排列八个上宽下窄的方形石墩。“圣旨” 牌被人拿走,待寻找。柱头前后原有八只石狮,今不存。《毕节县志》载:“生员刘士忠妻单氏,年十七适忠,甫半载而寡,奉翁姑孝,教遗腹子赢有义方,后入泮,守节四十年。”与村民所述相吻合。

  流沧桥还有“张母胡孺人坊”。《毕节县志》有载:“处士张士英妻胡氏,年二十适英,甫一载而夫卒。孀姑有赢疾,氏事之不怠,守节三十七年,遗腹子升秀生员,道光十六年旌。”构件待清理。此外,还有“古井坡澄”坊,事迹待考,构件待清理。

  也许是天意怜芳草,2008年伊始,建筑部门在毕节水泥厂门口挖出十五块牌坊构件,有柱头、底座、檐板。据说还有部分构件被挪用修猪厩,待清理。

  在毛纺厂前老路旁,一村民在屋基内发现了牌坊梁枋,有凤凰图案。自此,从市粮食局至水泥厂十三座牌坊就可以细数了:粮食局一座,五龙桥一座、双树路两座、望城坡一座、流沧桥五座,水泥厂三座。虽然毕节的牌坊并不少,可惜这些富含文物价值的建筑珍品已经不断消失于人们的视野中了。(文 吴长生 图 刘检红)


责任编辑:余成敏
打印】【关闭】【收藏此文章

联系地址:毕节市行政办公中心9楼西0922 咨询电话:0857-8630030 咨询QQ:1509077332 邮编:551700
Copyright 毕节文明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毕节试验区网 黔ICP备 05000423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