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明网(毕节站)首页 > 文化毕节

文化视角下的产业观察:荞麦花开白雪香

发布时间:2017-08-11   来源:贵州日报   
选择文字大小  
  
 

18

 近日,威宁天气持续晴朗,大范围的荞麦花争艳开放,板底乡3000余亩荞麦小花铺满了蓝色的天空,组成一幅美丽的田园图画。张贵忠 摄 (贵景网发)

“马穿山径菊初黄,信马悠悠野兴长。万壑有声含晚籁,数峰无语立斜阳。棠梨叶落胭脂色,荞麦花开白雪香。”这首诗出自北宋著名文学家王禹偁的《村行》。

荞麦花开白雪香,假若诗中的村子在贵州,那一定是个彝族人的村寨。

荞麦花盛开的地方,必定是彝人安家的地方。

贵州的彝族,将苦荞作为主食。

这里面有个美丽的传说。

传说洪水袭击了彝人的村落,庄稼颗粒无收。

一只金丝雀从遥远的地方给彝人送来了一颗荞粒,金丝雀极度疲劳,吐尽最后一滴鲜血和胆汁后,倒在了族长的手心。

洪水退去,族长将粘满金丝雀鲜血和胆汁的荞粒植入土中,不久,山坡上开满了荞花,结出的荞麦,苦味中散发着清香。

这就是苦荞,彝人尊为“神性食物”的苦荞。

对苦荞,彝文古籍《物始纪略·农事的根源》也有记载,远古时,混混沌沌的,人们不会做农活,食物也不多。于是,有个女人带领大家去烧坡,又去播种,从此以后,彝人就知道种荞了。 

这就是苦荞,彝人称作“五谷之王”的苦荞。

彝人与苦荞相依相存,度过了漫长的岁月时光,就像山鹰与翅膀、泥土与根系,血肉相连,不可分离。

 

19

“撮泰吉”排演 杨文斌 摄

       苦荞 是彝人种出的“高岭之花”

对彝人而言,苦荞不仅是食物,更是情感的依托,是彝族文化的重要符号,“被赋予了神秘力量,他们把它用在通过生命重要阶段和渡过生命难关的各种仪式上”,传达着彝族人对世界和人生的看法。

一只长长的牛角,弯向天际,那混沌的“呜呜”声,在乌蒙山谷,越飘,越远。

执牛角的老人,带着他的族人,从远处来。恍惚中,进退已是千年。

他们身着青衣,脚缠白色布带,头顶尖帽,脸戴面具,拄着鹰头或龙头棍杖,颠颠簸簸地走来。时而停下脚步,双手向上,像在问天;时而弯腰屈膝,像在刨地。

这是一出“撮泰吉”,随着这戏,可以穿越远古,看彝人如何一路迁徙,又是如何拓荒耕种。

他们耕种的,主要是苦荞。

而现在,“撮泰吉”只流传在贵州威宁自治县,这里山高林密、气候寒冷,这里土壤贫瘠、地处偏远。

但坚强的彝人却在这里扎根、繁衍,把苦日子过成了诗。

彝人以苦荞为主食,每每下咽,那苦味,总在提醒着他们,祖先的不易——这寒冷的地方,只能长出苦荞这样耐寒、好种的作物了。

贫瘠的土地开出了荞麦花,长出了苦荞粮,养育了彝族人。

大地母亲是公平的,她赋予了苦荞极高的营养价值,更让她成为美丽优秀的“高岭之花”。

《本草纲目》记载:“苦荞味苦,性平寒,能实肠胃,益气力,续精神,利耳目,炼五脏渣秽。”

《千金要方》《中药大辞典》也提到苦荞有安神、活气血、降气宽肠、清肠、抗炎、强心等功效。

现代临床医学观察亦表明,苦荞富含生物类黄酮、酚类、亚油酸及钙、镁、铜、铁、锌、硒和丰富的维生素等营养成分,具有降血脂、降血糖、软化血管等功效,被誉为美容、健身、防病的保健食品。

彝人食苦荞,苦荞也给彝人带来了人丁兴旺、族群昌盛。

“撒下荞麦种,幼苗绿油油,嫩叶似斗笠,花开如白雪,结子沉甸甸,荞子堆成山,老人吃了还了童,少年吃了红润润,姑娘吃了容貌好似油菜花……”

一首家喻户晓的荞麦歌,是彝人关于苦荞那说不完、道不尽的情义。

彝人生活的区域、贵州苦荞生长的区域在高山,气候冷凉、雨热同期、病虫害轻,造就了这些地方苦荞最好的品质。

一方水土,一方人。长期食用苦荞的彝人,很少有高血压、高血脂等心血管疾病。

当下,苦荞已成为了人们追求健康食品的最佳选择。

近年来,我省着力调整粮食产业结构,加快推进绿色农产品“泉涌”工程,荞麦等特色粮油产业发展取得了一定成效,成为我省脱贫攻坚的重要产业。

2016年我省荞麦种植面积达79.37万亩,总产10.56万吨;全省现有苦荞加工企业约30家,其中年加工能力5000吨以上的企业有6家;2016年,“威宁荞麦”获得国家质检总局“地理标志保护产品”称号。

 

20

 

 

21

    苦荞 是彝人许下的郑重承诺

彝族创世史诗《梅葛》讲述,直眼人就是因为不珍惜荞麦,把它们拿来糊墙,触怒了格滋天神,遭到毁灭。可见,荞麦在彝族人心中的分量。

作为彝人的主食,苦荞在彝人的日常生活中扮演着重要角色,聪明的彝人把它做成了各种美食,甘之如饴。

荞酥就是名号最响的苦荞美食之一,一指见方、两面金黄、上面覆盖着点点芝麻、入口即酥,让人满嘴高原荞麦香。

600年前,荞酥就是明朝的宫廷贡品。

相传明太祖朱元璋有一年做寿,彝族女土司奢香夫人选不出可以贺寿的珍宝,只能在心思上做文章。

她将当地生长的苦荞麦磨成面、伴着糖、夹着馅儿,做成了非常精致的糕点进贡,糕点每块重8斤,上面刻有九条龙,九龙中间刻有一个“寿”字,象征九龙献寿。

这种糕点,便是荞酥。

朱元璋品尝荞酥后大为赞赏,称为“南方贵物”,而荞酥的制作方法从此流传下来,并逐渐传入寻常百姓家中。

彝人喜爱苦荞,苦荞饮食文化更是千变万化,演变至今,已有苦荞茶、苦荞饭、苦荞糊、苦荞酒、荞面条、荞凉粉、荞蛋糕、荞饼干、荞月饼、荞沙琪玛等琳琅满目的美食。

对彝族人来说,把苦荞吃出了一朵花,那再苦再难的日子也就过成了花。

今天的苦荞,其营养价值已广为人知,但很多人却难以接受苦荞的苦味。

贵州的苦荞产业,也苦,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艰难前行。

为此,有的企业,不断改良产品口感,高温瞬时灭活、高温快速提香……

他们希望把苦荞做得更甜一些,迎合更多消费者的口味。

有的企业,则选择坚守。

“苦荞本身就是苦的,她的苦在,她的营养价值也在,为什么要去变?重庆火锅是辣的,也不见得重庆人不放辣椒进去啊!”威宁自治县亚龙食品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马海如是说。

亚龙公司的荞麦种植基地,在麻乍乡境内的马摆大山上,荞麦花无边无际,大风猎猎作响,山下的村寨,就是马海的家。

彝人生活的地方,就是这样。

彝人热爱的苦荞,就是这样。

“这才是真正的苦荞,我相信,一定会有更多的人懂得欣赏她的好!”马海说。

这是事实。

如今,贵州荞麦产品主要销往山西、湖南、湖北、广东、浙江、福建、上海等省市,还有一部分销售到韩国、日本等地,深受消费者喜爱。

“但贵州苦荞风行天下,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省农委总农艺师黄俊明告诉记者,要解决加工企业落后缺乏足够的市场竞争力的问题,要解决产品开发能力不足产业链短的问题,要解决产品品牌体系建设薄弱、缺乏龙头企业带动和具有全国影响力的强势品牌的问题……

从历史深处走来,苦荞早已超越了食物的意义,她的生命力,就和彝族一样古老而顽强……

她的未来,必定美好。

苦荞 是天地赋予的自由自在

盛夏7月,走进威宁自治县板底乡雄鹰村的荞麦基地,高原的风,吹着白云在蓝天翻涌。

各色各样的苦荞花,随着山坡绵延,一直长到了天边。

身着彝族服饰的荞农随意地躺在山坡上,聊天、嬉戏、唱歌。

长久以来,彝人都是这样生活的,吹着高原恣意的风,享受着蓝天下的自由。

今天,彝人要把他们的自由分享出来。

游客可以在荞花中间拍照,可以在坡上品尝现烤的热气腾腾的小荞粑。

农旅融合的发展模式,延长了荞麦产业链,让荞农更多了一份收入。

贵州的荞麦产区都分布在高寒山区,这些地方也是贫困地区,因此做活荞麦产业,也是落实我省大扶贫战略行动、带给更多农民欢乐和自由的必要举措。

为激发农户种植荞麦的积极性,威宁自治县采取荞麦、土豆间作套种的模式,显著提高了土地利用率。

此外,威宁还通过大力扶持龙头加工企业、探索“企业+合作社+农户”利益联结机制、深挖彝族荞麦文化、推进荞麦产业农旅融合发展等措施,让荞麦产业更多惠及种植农户。

《贵州省绿色农产品“泉涌”工程工作方案(2017—2020年)》提出,把荞麦产业作为特色优势产业来抓,把贵州建成南方重要的荞麦种植加工基地。到2020年,荞麦种植面积100万亩,产量15万吨,综合产值15亿元。

“我们要抓住发展机遇,迅速行动,采取有效措施,推动荞麦产业加快发展。”黄俊明说。

下一步,省农委将通过一系列措施,推进荞麦产业健康有序快速发展,提升我省荞麦产业发展水平和经济效益,促进产区农民群众增收脱贫。

加大政策支持力度。按照发展规划落实有关种植、流通、加工、研究、品牌打造、金融扶持等相关产业政策。

加强原料生产基地建设和产业化经营,形成标准化、规范化、规模化种植,产品质量可追溯。

扶持龙头企业提质增效创品牌,利用目前的良好基础,加强工艺、装备优化,通过技术创新和设备改造升级,大力延伸产业链,发展精深加工产品,打造“贵州荞麦”公共品牌。

切实加大营销宣传力度,加强与外界的交流与合作,通过农产品展销会、博览会、推介会和旅游节庆等活动,提升贵州荞麦品牌在国内外市场的知名度和市场占有率。

加强科技创新,争取建立贵州省荞麦现代农业产业技术体系,为贵州省的荞麦产业发展提供技术支撑。

强化金融服务,深化与金融机构的合作,创新金融产品与融资模式,保障荞麦产业发展资金需求。

苦荞产业迎来了更加自由的发展形态。(贵州日报 方春英 唐怒娇


责任编辑:蒋敦萍
打印】【关闭】【收藏此文章

联系地址:毕节市行政办公中心9楼西0922 咨询电话:0857-8630030 咨询QQ:1509077332 邮编:551700
Copyright 毕节文明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毕节试验区网 黔ICP备 05000423 号